青海防沙治沙暨沙产业协会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邮件订阅

      
您现在的位置:
青海格尔木胡杨林省级自然保护区
浏览 次  2013-07-15  青海防沙治沙暨沙产业协会

    青海格尔木胡杨林省级自然保护区始建于2000年5月,是青海省以荒漠生态体系和胡杨林为保护对象,从2005年起实行生态保护工程建设。胡杨是格尔木荒漠中唯-能天然成林的树种。早在1.5亿年前,它就生存在地球上,由于胡杨具有“1000年不死,死后1000年不倒,倒后1000年不朽”的特质,被誉为“绿色活化石”。青海格尔木胡杨林是全国分布海拔最高的原始林,深得人们关注,并成为青海极其贵重的保护地,具有重要的生态和科学研究价值。

 


    尔木市胡杨林省级自然保护区地处青海省柴达木盆地,位于海西蒙古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南郊,介于北纬36°20′44.4″—36°25′20.58″,东经94°20′20″—94°24′17″之间,平均海拔2800米,总面积4200公顷;其中胡杨集中生长的区域面积为7.9公顷,散生面积为109.6公顷,东西超过6公里,南北纵贯7公里;它是戈壁新城格尔木市的生态屏障和重要保护地。就中国而言,到2005年,存活的胡杨林面积约有40万公顷,与20世纪60年代相比,其资源量锐减了50%。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胡杨林也面对着同样的生存危急。该保护区距格尔木市55公里,据西宁市830公里。
    由于胡杨林自然保护区处于柴达木盆地的东南区域,受南部青藏高原地貌的影响,其地形类型多样,主要有风积地貌、湖积地貌、洪积地貌和干燥剥蚀山地等4种类型,并呈现着内陆盆地荒漠戈壁特有的特点。
  格尔木市地处欧亚大陆腹地,西南暖湿气流受到喜马拉雅山、唐古拉山和昆仑山的层层阻遏,难以进入,从而形成终年非常干燥少雨,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四季不分明等典型的高原大陆性气候。

 


    保护区植被与植物资源受昆仑山、唐古拉山及柴达木盆地地形、气候条件的影响,自然植被主要为平原荒荒漠植被和草甸植被类型。已记录到的植物种类有78种,分属21科,42属,植物区系隶属4个地理成分。保护区所处环境特殊,气候干旱少雨,蒸发量大,多风,土壤含盐量高,植物长期处在此种环境中,形成了植株矮小、多丛生状、旱生形态、根系发达而具深根性、泌盐结果等许多适应性生态特征。保护区及周边地区有野生动物75种,其中鸟类52种,隶属11目20科,占全省鸟类种数的17.8%,占柴达木盆地区77%;兽类5目11科24种,占全省兽类种数的22.3%;鸟类中繁殖鸟(留鸟、夏候鸟)41种,占区内鸟种数78.8%;冬侯鸟4种,占区内鸟种数7.6%;旅鸟10种,占区内鸟种数19.2%。格尔木胡杨林自然保护区动物区系构成混杂而单一,其周边地区区系特征较复杂,属古北界青藏区但仍以横断山脉地区和蒙新区成分为主。蒙新区比重较大,鸟类是其群落构成的主体,繁殖鸟构成比例大,鸟类群落构成具有季候性变化,夏季在此繁殖的鸟类种群有限,其群落明显减少;冬季只有留鸟和大天鹅等一些雁鸭类水禽在涌泉汇集的水面区度过漫长的冬天,群落成分更加稀少。保护区内的河道湿地、沼泽湿地为栖息和分布的野生动物生存提供了适宜的生存环境和条件,主要有动物群落,分别是芦苇沼泽动物群、荒漠半荒漠一农田动物群和、盐碱裸地动物群。
    格尔木胡杨林自然保护区自批准创建省级自然保护区以来,在本地人民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强化了保护与宣传教育,注重了生态环境和胡杨林的保护。保护区的创建对柴达木盆地以沙生植被和野生动物资源保护发挥了积极作用。对格尔木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高原新城的重要绿色屏屏障和绿色长廊,胡杨精神在生态保护与建设中得到发扬和传承。

 


    从自然界植被体系发育的历史看,胡杨系地中海一亚洲中部成分,是塔里木盆地古地中海的典范代表树种。在上新世曾广布塔里木一柴达木盆地,随着青藏高原的抬升,阿尔金山阻遏两地的连续分布,同时,柴达木盆地海拔升高,呈“孤岛”状遗存。长期以来,在高海拔和干旱荒漠气候及不良土壤条件下,青海分布的胡杨林形成奇特的生物生态学特性,并在现今经济社会发展中呈现着其特有的个性与群落特点,对环境与生态均衡发挥着不可替换的作用。保护区内的胡杨,分布较为松散,古老的树木较少,多呈中幼林,古胡杨更新极差。其分布受地区内自然条件的制约,部分树木面对着干枯或死亡的境地,尤其是那些较为古老而在沙丘上部松散生长的大树遭到了生态威胁和干扰,由于该地区降雨量受到西南部高原气候条件的不断变化,河道给水减少,胡杨林生长受到影响;沙丘中分布的胡杨林受地下水位下降,也面对着生存威胁;据以往调查样地的资料表明,在分布区沙丘地带生长的胡杨,均以百年老树为中心呈团(丛)状分布,每公顷4~6团(丛);丘间地胡杨树龄相对较小,亦呈团(丛)状漫分布,但较均匀。沙丘上标准地每公顷活立木55株。从这些数据可以证实格尔木地区的胡杨林抗逆性极强,它是戈壁形成前就已存在的树种,从古胡杨至河岸的有林地形成,随着沙丘不绝的前移和埋压,托拉亥河岸变迁东移;两岸分布的胡杨林也随着变迁,一方面顺应环境而演替,另一方面在历史上遭人为砍伐破坏,由有林地变成疏林地或无林地,其状态急需改变,创建自然保护区已成为社会生长的内在需要,保护该物种和其群落是当务之急。
    胡杨林作为荒漠戈壁都市格尔木市的唯一古老树种和乔木林,在其形成和发育进程中,尤其是人类迁移和生存的演替进程中,其环境和生态结果对人们的生存和生存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特别是在20世纪60-70年代的经济恢复和大建设中,胡杨林及其周边地区的植被生境为新城的创建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奠定了发展的基础。其都市绿色屏障的生态功能,在不断地得到社会的肯定和保护。因而其胡杨精神和植被群落已成为该地区的贵重资源,发挥着难以替换的生态作用和社会作用。
    格尔木胡杨林自然保护区所管辖的区域涉及格尔木市的郭勒木德镇,有18个行政村(农业村12个、牧业村6个),辖区面积为2.6万平方公里。该保护区实验区内住有两户牧民,冬季在实验区居住,夏季在昆仑山地区的黑刺沟居住。面积为4200公顷,此中核心区面积为525公顷,实验区面积为3675公顷;由于保护地区较为集中,保护对象胡杨林多呈块状散生分布,面积较小,规划建设时没有设立缓冲区。保护区对辖区内的胡杨林资源和其荒漠生态体系实行有效的封闭管理,周边地区实行社区共管,尤其是夏季注重了对旅游观光职员的管理,禁止进入胡杨林分布区践踏或危害其较为稳定的生长环境,教育和疏导游人,提高生态保护意识,履行保护职责,经多年来的积极,保护成效逐渐显现。
   胡杨林保护区管理机构于2005年创建后,有编制4人,其中站长1名,管理职员3名,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隶属于格尔木市林业局管理;保护区管理职员与2006年配齐,各项掩保护管理已全面展开,其管护基础设施建设也已完成。


    保护区建设初期,市林业部分注重了保护其重要性与意义的社会宣传教育和不定期的巡护,积极争取保护区管理机构建设,制定保护区基础设施建设方案。呼吁地方人民政府和省林业主管部分给予高度重视和支持。自2005年保护区建站以来,在上级主管部分的大力支持下,兴建了三层嘹望塔一座、防大用水井一眼、柏油公路3.3公里、生产生存用电30千伏安5.5公里及办公室和办公装备。并开始得到国家生态保护建设项目的投资,截至2005年底投资20万元,用于保护设施建设。同时加大了保护巡查力度,营造了良好的社会保护氛围。
    据历史资料记载,对柴达木盆地胡杨林植物考察最早是1872年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初次从甘肃省大靖穿越祁连山,向西经青海湖到达都兰河谷进入柴达木盆地都兰县的宗加,并翻过布尔汗布达山,次年元月通过疏勒南山至2月中旬到了通天河后返回。1883年第二次由祁连山西段进入柴达木盆地,经布尔汗布达山进入唐古拉山南坡。l888年普尔热瓦尔斯基再次经扎陵湖来到柴达木盆地。三次进入柴达木盆地,除记述了沿途山脉、地形、河道、气候外,还采集了大量的植物标本,记录了植物分布环境。1891年诺克赫尔,1894年奥勃鲁契夫也先后在柴达木盆地进行过植物观察和标本采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创建后,对于柴达木盆地自然环境与自然资源的研究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1955年由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土壤研究所和地理研究所构成的科学考察队对整个柴达木地区进行了大范围的综合科学观察,写成《柴达木盆地植被——土壤调查报告》一书。1962~1983年由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组成的草场、植被、植物资源和土壤综合调查队,对海西地区进行了观调查,并编写了多篇草场植被报告和草场植被图。胡杨林的保护,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引起省内外专家的关注,先后开展多重复科学调查活动,对其资源状况和面对问题引起的重视和呼吁。1980~1985年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对柴达木盆地的植被及有关生态学问题举进行了调查,并在1990年完成了《柴达木地区植被及其利用》专著。1985年青海省科技委员会组织兰州大学地理系,青海省农牧业区划研究所,结合柴达木地区自然特征和经济发展问题,出出版了《柴达木盆地》专著。这些调查研究结果,对柴达木盆地的自然资源保护和经济社会生发展提供了科学依据和指导性意见,并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具有很强的针对性。1995年,张胜邦、田剑等针对胡杨林生态保护的严峻性,开展了《胡杨林生境及生物一生态学特性的调查》和《胡杨林分布局及生上进程调查》,初次提出建立胡杨林自然保护区的建议。
    格尔木胡杨林自然保护区建立后,其科学研究变工作多侧重于胡杨及其生态环境变迁的影响研究,人类保育生态工程实实施研究,社区共管试点等研究。2005年国家实施生态公益林保护和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以后,保护区内的生态环境治理与恢复得到促进,胡杨林等沙漠植被资源得到了有效保护,尤其是实行封禁后监测活动的开展,对人为放牧活动的限制和管理,使保护区管辖区域内的环境与植被呈现良好的治理态势,以往的牛羊放牧活动被制止,人为无控制的旅游活动受到限定;多年监测研究的成果,得到省人民政府的肯定和社区住居民的认可,保护区开展保育与科学研究的责任高涨。然而,仍有一些研究与管理活动有待进一步强化,如都市生态屏障与社区经济发展关系研究,保护区管理机制的适应性研究,以及人工培养种植研究等值得关注和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