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防沙治沙暨沙产业协会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邮件订阅

      
您现在的位置:
沙产业的形成与发展
浏览 次  2013-06-07  青海防沙治沙暨沙产业协会

                                                          朱俊凤

                                 (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100714,北京)

       摘要:沙产业是农业型的产业,它的形成和发展是伴随农业的发展而产生。秦汉时期是古代沙产业发展较快的历史时期,“沙区移民”、“屯垦戍边”、“旱作沙产业”、“古绿洲沙产业”等都是古代沙产业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现代沙产业的发展很快,经历了四个阶段,即绿洲型、生态型、生态经济型和知识密集型。21世纪中国知识密集型沙产业的框架将会逐渐形成,高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和第六次产业革命的到来,必定会推动“农业未来在沙区”伟大理想的实现。

      关键词:沙产业  形成  发展

   

       沙产业是农业型的产业,它的形成与发展是伴随农业的发展而产生的。在所有产业中,农业产业是人类最早的产业,在此以后才逐渐分离出林业、畜牧业、渔业、手工业、商业、纺织业等产业。沙业的产生是由农业中分离出较晚的产业。因之,沙业的产生和发展,与农业、林业产业的起源和发展相关联。

       一、中国古代农业与沙产业沿革

       马克思、恩格斯曾指出:“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及其他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的本身”。所以,农业是人类活动中最早出现的产业。被人们称作国民经济中的第一产业。

       1.古代农业的产生与发展

       大约在一万年以前,人类在采集、狩猎业的基础上,进入新石器时代,出现了原始农业[5]。古史记载,“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据苏东水先生考证:在夏代农业已是主要的生产部门。夏商主要用石器工具从事农业活动,种植方式非常粗放。这是原始农业的初期阶段,即为“刀耕农业”。西周时,开始普遍采用耦耕,可称“耜耕农业”。到春秋战国时期,由于铁木农具的出现,铁器在农业生产上的使用并与牛耕结合,这标志着中国古代农业的开始。到先秦时期,农业分布区域最主要是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以及东南沿海。黄河流域主要种植黍、稷、粟、麦等旱作物,长江中下游及东南沿海一带地区则以稻谷生产为主。在距今7000年的浙江余姚姆渡遗址,发现了许多骨耜,制作精致;说明长江下游的农业已进入“耜耕农业”阶段,还发现大量稻谷,有的堆积厚度达1m左右,这说明我国是世界上最早种植水稻的国家。春秋战国时种植的蔬菜、果类达几十种以上。人们饲养的家畜已是“六畜”具全了。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栽桑、养蚕、缫丝、织绸的国家,在浙江吴兴县钱山漾发掘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已发现绢片、丝带、丝线等,据考证距今已4000多年,到了周代制造丝绸的手工业相当发达[7]。秦汉时期丝绸成为重要的向外输出的商品。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大宗丝织物出口西方,一直到元朝。

       中国封建社会的农业经济,从战国到西汉,北方一直是比较发达,秦朝开始对农业开垦实行奖励政策,自魏晋开始农业实行均田制,经过北朝、隋、唐,实行近300年,对中国农业发展产生很大影响。经过隋唐、宋元和明清时期,由于生产的农具不断改进和配套,促进了农业的大发展,农业的重心也由黄河一带的主要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逐渐的向南方转移,后来南方农业经济则超过北方。同时为了扩大人们的生存空间,也不断向边区扩大,历代都把农垦放在重要地位,使林业畜牧业的土地面积逐渐缩小,而耕种面积不断增加,农业耕种的品种、经营水平、灌溉技术、种植类型增多,除粮食外,棉花、甘蔗、茶树、漆树,各种果木、染料作物以及中草药材等也有较大发展。明清时期由外国引进的玉米和甘薯,在各地普遍种植。农业的发展也促进了商品经济的活跃,纺织业、手工业、加工业、运输业得到进一步发展。

       2.沙产业的沿革

       沙区由于自然条件差,农业发展较黄河流域和平原、沿海地区要晚。秦汉时期的黄河流域,是全国的农业经济中心。但是,由于多年的耕作,大量砍伐森林,开垦草地;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水土流失严重,干旱少雨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虽然加大了水利工程建设,采取灌溉和以耕、耙、耱为中心的抗旱保墒耕作措施,但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口增加,资源消耗过渡的问题。因此,农业的发展除向南方扩展,向沙区、边疆地区等人烟稀少地带转移也是重要之路。秦王朝建立后,先后把几十万人迁到边疆[5],开垦荒地,从事农业生产。汉武帝的“屯垦戍边”主要是为了防止外患,巩固边防,同时解决军队供给所需,这在当时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当时人们称汉武帝为历史上“治国有方”的英雄。他“屯垦戍边”规模较大的一次是河西走廊以及内蒙古、山西部分地区。屯田军队达60万人。公元前100年左右,天汉元年,屯垦范围扩展到新疆一些地区,西汉末年新疆的轮台、吐鲁番、古楼兰、库尔勒已成为重点屯田地区。当时设的垦区大多数是在河流的下游,沙漠边缘,水草丰美的地区开垦农田,发展生产。据专家考证:武帝时搜粟都尉桑弘羊在规划屯田时指出,“(轮台一带屯区)田美,可益通沟渠,长五谷”。此后官兵四千人屯田楼兰时,大修水利,“横断注滨河”,……“灌浸沃衍,胡人称神。大田三年,积粟百万”(引自《水经•河水注》)。考古发现,屯田区内不仅灌溉工程规模大,且工程设施完备。在今轮台东南孜尔河畔柯尔确尔汉代故城附近的红土滩上,可见到沟渠的遗迹[2]。在今沙雅县东仍有红土所筑的长达100多km的渠道,渠宽约8m,深约3m,今当地人称之为“汉人渠”。若羌县的一个汉渠遗址,渠道沿古米兰河分布,干支渠上甚至设有系统的闸门控制。

       新疆水利工程在汉代已经显现鲜明的地域特点。宣帝时,“汉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将兵一万五千人至敦煌,遣使者按行表,穿卑堤侯井,欲通渠转谷,积居庐仓以讨之。”(《汉书•西域传》)三国人孟康注释“卑堤侯井”:“大井六,通渠也,下流涌出,在白龙堆东土山下。”这就是后世称的“坎儿井”。在南方,战国时期兴修了许多水利工程,其中最著名的是都江堰工程。而北方历史上最早有名的水利工程,就是“坎儿井”。它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是一种利用盆地倾斜地形引水的特殊灌溉系统,由地面渠道、地下渠道和涝坝三部分组成。仅在吐鲁番地区共有1158条“坎八井”,总长达3000多km,是中国古代著名水利工程之一。

       古代沙产业,由于人们改造自然的能力、技术所限,实际是对天然林绿洲的开发利用,可称为“古绿洲沙产业”。在沙区特别是西北地区,古绿洲主要分部在河流的尾间三角洲和中上游的冲积洪扇以及河流的两岸。新疆的塔里木河和地跨三省区的黑河则是西北的主要两大内陆河,众多支流和湖泊的沿岸形成许多天然绿洲,这些绿洲是古代人开发利用的主要对象。

       天然绿洲是在不断的变迁。由于气候变化,地质变迁,河流改道和风沙、洪涝等自然灾害,绿洲也在不断发展和消失。特别是人类活动对绿洲变化的影响更为突出。不合理的开发利用水资源,过渡的放牧、樵采破坏植被,以及战争等人为因素的干预,更是导致绿洲变化的重要原因,从肖生春《黑河流域绿洲环境演变因素研究》中可以看出,古绿洲多次废弃和利用的变化。

       中国的干旱、半干旱荒漠地区,自秦汉开始,经过历代王朝至到明清时代,都是把沙区的毁林毁草开荒作为增产粮食的重要途径之一。以此来缓解人口的压力。除了西北地区以外,在内蒙古东部和东北的西部大面积开垦也是如此。辽宁省西部地区原为放牧的牧区,清朝顺治二年(1645年)辽宁省彰武县还是皇家牧场一称扬柽木河牧场,到光绪28年(1902年)皇家牧场解体,建立彰武县,大面积开荒成为农业的粮食生产基地。2002年是彰武县建县100周年,耕地面积达146万多亩,人口增加到40万,全县有二分之一的土地沙化。地跨东北三省的科尔沁沙地,内蒙的毛乌素沙地实际是“人造沙漠”。都是由于过渡的开垦和放牧引起的沙化。

       解放后,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农场的发展,在“以粮为纲”思想的指导下,在沙区大力开发水资源,对屯垦农业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0]。新疆建设兵团在新疆10条河流上先后修建112座大、中、小型水库,蓄水30亿m3;修灌渠8万km,打9000多眼井,开垦农田93.3万hm2;目前,兵团有10个农业师,220万人,100多个团场,农工商经济联合体1000多个,年生产总值100多亿元。新疆建设兵团几十年来在保障社会安定和民族团结,发展地方经济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是新疆经济建设,稳定边疆的核心力量。

       3.古代沙产业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沙区大部分地区,深居内陆的干旱、半干旱地区,风沙灾害严重,植被稀少,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十分脆弱[1]。水资源十分缺乏,降雨量大部分地区在250mm以下,有些地方不足50mm,但蒸发量却很高,多在1600~2200mm。西北地区的水资源,特别是新疆主要水资源靠天山、昆仑山的冰雪融水,形成的内陆河流,给荒漠地区绿洲带来生命。绿洲多分布在河流两岸,绿洲面积约占总面积的3%,而且居住90%的人口,从古代到今荒漠地区的农业,实际是绿洲农业和灌溉农业,哪里有水哪里就有绿洲,就有灌溉农业。几千年来,由原始农业直到传统农业,都是刀耕火种,毁林毁草,无度开垦,以消耗资源为代价,牺牲生态环境换取粮食和生活必需品,当时取得了暂时的战术胜利,但确给后人留下的是生态灾难。使沙区大片土地荒芜而变成沙漠。“屯垦戍边”,显赫一时的汉武帝确成了今天的历史罪人,沙区的农业经济遭到了破坏。

       4.传统沙产业兴衰给我们的启示

       纵观中国农业的起源和沙区产业的发展,充分说明了农业文化的进步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这不仅体现了中国古代生产力的发展,扩大人类生存的空间,也标志着农业产业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但是在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的沙区兴办产业,也给生态环境造成巨大影响和破坏。尽管当时取得了一定经济效果,但确没有想到历史告诉屯垦者,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古城废弃,长城被沙漠淹没,人们背井离乡。所以我们应由古代沙产业的兴衰,得到以下几点启示:

      (1)发展沙产业要与生态环境建设相结合。生态环境是各项事业发展的保障,必须把环境建设放在首位,中国解放50年来,为了改善沙区的生态环境,所付出代价要比历史上开发沙区的投入,不知要多付出多少倍,“破坏容易,恢复难”。

      (2)发展沙产业要与保护发展沙区资源相结合。沙产业的发展必须有资源作基础,资源消耗尽,产业也告破产,这个历史教训必须吸取。

      (3)发展沙产业要与水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相结合。水是沙区一切产业的命脉,由于水资源利用不当,盲目开发滥用水资源,造成河流萎缩,绿洲消失,土地盐碱化的现象常有发生。

      (4)发展沙产业要与资源、人口、环境相协调。沙区资源与人口增长的矛盾十分突出。以新疆为例,绿洲分布在河流两岸,绿洲占新疆总土地面积的3%,但却养活着90%以上的人口。据普查和沙区社会调查,我国北方干旱、半干旱沙区人口密度24人/km2,远远超过了理论的承载极限(7人/km2和20人/km2)在没有可靠科技保障的情况下,无疑会导致生态进一步恶化。因此,要发展知识密集型的沙产业,“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在发展产业建设的同时,搞好生态环境建设、控制人口增长,发展沙区资源,做到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

      (5)发展沙产业要与改变经营方式相结合。土地沙漠化的发展,水土流失的严重,以及沙尘暴的频繁发生等,与我国“农耕文化”、“传统放牧文化”的思想束缚有关。西北地区,几千年来的“农耕文化”、“传统放牧”,一直束缚着人们的思想,小农经济、粗放游牧思想积淀深厚,“开垦”“超载”成了两大顽症。应该说“农耕文化”在历史上曾创造过灿烂农业文明,推动了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但随着历史的变迁,社会的进步,特别是加速实现工业化,都市化的过程中,传统农业就起着束缚作用,石油农业对环境的破坏,尤为突出,导致生态的进一步恶化,影响着这一地区人类生存和持续发展,已成为严重教训,应加以总结。要积极发展现代农业,使农业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

       一、现代沙产业发展的历史阶段

       中国的农业产业经济约有一万年的历史,由“原始农业”、“刀耕农业”、“铝耕农业”、“古绿洲农业”和解放前的“传统农业”都是以消耗资源为代价换取人们所需要的产品。特别是随着人口的增加,技术的进步,开发力度不断的加大,给沙区土地和资源造成极大压力,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再加上多年战乱,风沙灾害和水土流失日趋严重,土地荒芜,沙进人退。山西右玉县清末县志中记载:“遍地流沙,随风旋转,稼穗不能畜牧不便,是不毛之地也”,这是旧中国给沙区留的真实面貌。新中国成立后,沙区面临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要防沙治沙改变沙区生态环境面貌。党中央、国务院对此十分重视,50多年来,国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沙进入退的局面得到初步控制,人民生活有很大提高,治沙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出现许多治沙先进典型和沙产业模式,为沙区人民全面实现小康社会打下了良好基础。回顾50多年我国沙产业的历程大体可分为绿洲型、生态型、生态经济型和知识密集型四个阶段。

       1.绿洲型沙产业

       1949年建国后,西北地区的沙区,主要是以经营绿洲发展沙区沙产业为主。塔里木河流域兴修80多座水库,主要集中在干流的源流区,在黑河干流以及大小支流都修建了不少水利工程,为绿洲的产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与此同时开采地下水和引黄灌溉发展绿洲产业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当时也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果。但是,由于资源利用不合理和无序的经营,也给当地环境和绿洲建设带来严重的后果。  

       额济纳旗位于内蒙古西北,在11.46万km2的国土上有50-7km2与蒙古国接壤,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与东风航天城就在境内。东南一线就是巴丹吉林等几座大沙漠。这里气候条件恶劣,年均降水只有37mm,多大风扬尘天气。额济纳自先秦以来为居延绿洲,湖河密布,经济繁荣,是古丝绸之路的北咽喉要道和军事、文化重镇。但由于黑河上、中游大量引水截流,开荒种田,大水漫灌,下游断流,致使地处下游的额济纳生态环境急剧恶化[10]。20世纪60年代,有267km2的西居延海干涸0 80年代,有140km2的东居延海无水。近13年来,耕地因干裂减少88%,胡杨、红柳枯死14.4%、连绵800km的梭梭林等大部分消失,牧草地损毁15.1万hm2,不毛之地增加28.9万hm2。到1992年另有12个大湖泊、16个泉、4片沼泽消失。但位居黑河中游的甘肃张掖地区,新中国成立以来人口由55万增至126万,耕地面积由5万hm2增加至21.3hm2。尤其是发展了0.3万hm2余水田,新建移民开发区,用水量剧增。又建成平原水库27座,加大水面蒸发,沿黑河引水口多达60余处,年引水量由60年代15亿m3左右增至1986年的24.8亿m3。可见额济纳的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是以黑河上、中游无度垦荒种地等土地利用结构及不合理的农业产业结构换取的。

       2.生态型沙产业

       这一阶段主要是以生态环境建设为主。解放初期,国民经济发展处在百业待兴的形势下,沙区人民第一项任务是治沙,抵御风沙等自然灾害。地处乌兰布和沙漠的磴口县,至今人们还记得为了保住农田,不被黄沙淹没,第一任县委书记每天带上两个窝头,一把铁镐和全县人民一起,在沙漠边上,筑起长154km,宽0.5~2.5km的防护林带。现在林带的树已被黄沙埋了1~2米深。但是农田安然无恙,保住了全县人民的饭碗。见树如见人,老县委书记的功德永记人民心中。 

      中国政府对防风固沙工作十分重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首先在河北西部风沙严重的正定、行唐、灵寿、新乐、无极、藁城等6个县连片营造防风固沙林。1952年1月9日,东北人民政府发布《关于营造东北区西部防护林带的决定》。其范围南起辽东半岛和山海关,北至黑龙江省富裕、甘南县,长1100km,宽300km,包括21个县(旗),以后扩大成60个县(旗),规划造林300万hm2。1952-1963年实际保存面积12.7万hm2

       1978年1 1月25日,国务院决定在中国西北、华北北部东北西部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严重地区建设防护林体系,正式纳入国民经济计划。包括新疆、甘肃、青海、宁夏、陕西、山西、内蒙古、河北、北京、辽宁、吉林、黑龙江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96个县(旗、市),治理面积347万hm2。在中国北方万里风沙线上,营造防护林体系。这项大型生态工程,被称为“绿色万里长城”、“世界生态工程之最”[6]。

       从1949到1985年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一期工程完成,历时36年,主要是以单一生态型的防沙治沙为主。经过沙区广大干部群众的努力生态环境有了很大转度,保证农牧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安全,极大的促进了沙区的经济发展。地处塞外高原的右玉县,全县造林8万hm2,森林覆盖率达到40.7%。防护林的发展,使全县沙暴日数比解放初期减少50%,冰雹由过去的平均7.3次减少到现在的2.5次,无霜期比1978年延长了10天左右;粮食产量由解放初期每hm300kg提高到现在的1500kg以上,过去那种“十山九秃头,沙丘遍地走。风起黄沙飞,十年九不收”和“立夏不起尘,起尘埋活人。白日点油灯,夜间土堵门”的恶劣生态环境已彻底改变,代之而起的是青山绿水和五谷丰登的喜人景象。

       3.生态经济型沙产业

       1986年到1995年正是三北防护林建设二期工程。二期工程的最大突破是:由单一的生态型走向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建设的路子。经过10年的努力,共完成造林任务1057.8万hm2。其中人工造林808.6万hm2,飞播造林57.6万hm2,封山(沙)育林造林197.6万hm2。在工程建设中,明确的提出长远利益与近期利益相结合,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结合,防护林建设要与农牧民脱贫致富相结合。加大了经济林的比重,由一期工程的4.1%提高到11.96%,特用林由0.3%,提高到0.55%,到1995年末全区经济林面积达202.8万hm2,其中干果面积101.4万hm2,年产量355万t,鲜果面积101.4万hm2,年产2028万t。同时加大了经济灌木的种植面积,如沙棘、沙柳、山杏、柠条、枸杞、白刺、梭梭等。通过防护林的建设,有效的改善全区的生态环境,同时,各地出现了许多致富的典型。 

      内蒙古赤峰市在保证生态环境的同时,不断调整林种树种结构,大力发展用材林和经济林,发展杨树新品种和大扁杏、山杏、无刺大果沙棘、宁丰优系苹果等经济树种。全市先后兴办了木材、医药、杏仁饮料、沙棘饮品、山野菜、柳编等加工企业214家,年产值达2亿多元,利税2500多万元,仅杏仁饮料加工企业就有13家,年产值1.5亿元。多数产品已销往全国各地,部分产品出口创汇;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建设;有力地促进经济的发展,大大提高了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建设期间,有21.6万户农民脱贫致富,1.3万户农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产生了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

       4.知识密集型沙产业

       1984年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提出“创建农业型的知识密集产业一农业、林业、草业、海业和沙业”。这是一个新的思维观念[3]。在学术界展开了广泛的讨论,同时也有些不同看法。20年来,特别是1990年以后,各地区也在不断实践;生态经济型的沙产业,是发展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基础。因为知识密集的沙产业发展关键,是决定于高科技的发展程度和成果推广应用的水平。所以一个产业的发展不是独立的,关联许多技术和产业。治沙专家刘恕同志在《沙产业概述》一书中,曾指出:“变不毛之地为沃土”的沙产业的真正形成[4],按钱老的说法,是21世纪中期的事。换句话说,为创建沙产业的奋斗,还得有50年的时间。沙产业在今天的水平和规模,还很原始、很初级,无论是技术含量还是经营手段,不管是参与人的素质,还是收到的实效,距离理想的目标,还差得很远、很大。钱老1991年在中国林学会主持召开的“沙产业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曾指出:“祝愿我们的沙产业研讨会成为我国沙产业的开端”。

      甘肃省政府十分重视,把防沙治沙和沙产业开发作为全省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工作, 1995年、2000年先后两次召开全省沙产业工作会议,使防沙治沙和沙产业发展步人了科学有序的发展道路,探索和总结出一大批以“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为代表的节水灌溉、日光温室栽培及绿色产品加工的沙产业开发模式。与此同时积极发展林果资源和开展多种经营及加工利用。初步形成了以经济果业、林型乡镇企业、林材生产加工、多种经营等四大支柱产业为主体的产业体系。截止目前,累计营造各类经济林638万亩,年果品产量突破100万吨;创办各类林型乡镇企业700多户,建设速生丰产林70多万亩;开展森林旅游、种植、养殖、开矿、加工等林业多种经营项目500多项。内蒙古伊克昭盟目前全盟已建成各类刨花板厂,果品饮料厂、麻黄素厂、甘草酸厂、野菜食品厂以及一大批木材加工厂、家具生产厂和柳编制品厂。形成年产刨花板4.95万m3,模压板0.4万m2,填充门板6.3万m2,胶合板、多层复合板0.15万m3,  麻黄素30t、果品饮料0.15万t、野菜罐头10万瓶。

      知识密集型的沙产业已步人实践,各地都在积极探索,有些地区已开始步入积极发展的轨道,三 北地区经过一、二期工程的18年,建立绿色产业项目达到2658项,年创利达9050万元。但是,各地开展的还不够平衡,有些地方受到技术、经济和人才等各方面条件限制,发展沙产业困难还很多,随着经济技术的快速发展,沙产业前景非常广阔。

       三、沙产业发展的重要意义与前景

       沙产业是21世纪的新兴产业。它的发展对扩大人类的生存空间,开拓人民新的生活食品来源,振兴沙区经济,改变农业经营方式,促进沙区人民致富实现小康社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随着21世纪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沙产业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1.沙产业的发展,扩大了人类生存空间

沙产业发展的空间是沙漠、戈壁、沙漠化和风沙化土地,这些土地在土地分类中,大部分被划为难利用地(盐碱地、戈壁、裸地、流动沙地、非流动沙地、沼泽地、裸岩、石块、冰川、雪山),据全国农业区划调查,仅三北地区难利用土地占该地区的49.13%,约为28亿亩。而西北地区农地占2.9%,林地2.4%,草场23.0%,其他占71.7%约为27亿亩。所以“不毛之地”,主要分布在西北地区。扣除冰山、雪山以及城市、交通、工业等用地外,还有近20亿亩土地,这是沙产业很大的开发空间。

       2.沙产业是沙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推进器

沙区自然条件干旱少雨,风沙灾害,水土流失严重,植被稀少,农业产量低,经济文化落后,生活贫困是过去沙区面貌,经过50多年的艰苦奋斗,各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是,更重要的是经过50年的防沙治沙,在实践中总结出:“治沙要以人为本,从源头抓起,实行综合治理,沙区人民不富,治沙永远治不住”的经验。沙漠化的原因表面上看,除自然因素外,主要是人为造成的“五滥”(据有关专家指出:沙漠化人为原因占86%,自然因素占14%),但最根本原因是“贫困”,所以“治沙必治穷”。在沙区兴办沙产业,是沙区农牧民脱贫致富的有效途径。20多年各地的治沙经验充分证明,从单一生态型走向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建设,兴办沙产业的路子是正确的。地处晋西北的偏关县,在棘为主的灌木林,也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地处晋西北的偏关县,在二十年中仅营造柠条灌木林就达4万hm2,全县依靠这些柠条林发展养羊33.3万只,农民人均3.7只,总收入占农业经济的比重由一九七八年的15.1%提高到现在的45.5%。同时,资源的发展,还带动了柠条纤维板、颗粒饲料、皮毛、肉食、小杂粮等沙产业加工项目的兴起。该县近年兴建的万家寨食品有限公司,年生产能力1200t,达产后消化羊13.2万只,可为农民增加收入3200万元,全县人均400元。

       3.沙产业促进了沙区生产方式大变革

沙产业打破了过去传统农业的小农的自给自足经济体制。沙产业要进行高科技、高投入、高产出、高效益商品性生产,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因之在资源发展、产业配置、经济结构等均要适应市场需求,彻底走出计划经济,自给自足旧的生产体制。要种、养、加,产、供、销一体化。这是农业产业的一次革命,涉及千家万户,是农村社会的大变革。因此,不但要从思想观念上转变,从旧的传统农业经济解放出来,更重要的必须在实践中,提高农民素质,不断探索和提高,以适应沙产业发展的新形势。甘肃省河西地区,通过日光温室、地膜覆盖等人造生物环境技术的推广应用,拓宽了种植范围和农业载培品种,是全省最大商品粮瓜果蔬菜生产基地,生产的优质无公害蔬菜远销青海、新疆、宁夏等周边及南方省区。沙产业发展加快了农业产业经济结构调整的步伐,提高了生产效益,增加了农民收入。随着新技术的应用,沙区的农业生产方式也发生了根本性变革。沙区群众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在开展常规节水的同时,因地制宜地引进推广了一批国内外高新节水技术和保水材料,如滴灌、喷灌、提高了农业的综合效益。“多采光、少用水、高科技、高效益”是近年来我省沙区和干旱、半干旱地区农业广为推广的主要生产模式。

       4.沙产业是沙区农牧民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

       积极发展沙区资源,兴办沙产业,是振兴地方经济,农民致富的有效途径。河北省共营造防护林、防护用材林982.5万亩,成林后,森林蓄积将达到1亿m3;新发展名、优、特于鲜果品基地360万亩,年产干鲜果品20亿kg;林果资源的增加,促进了区域性市场和龙头企业的形成,涌现出承德露露杏仁露厂、乐亭的果品市场、易县的柿子批发市场等一批以林果资源为依托的市场和企业。以张家口长城葡萄酿造公司为龙头、葡萄榨汁厂为龙身、葡萄基地为龙尾的葡萄产业化已成为张家口农业产业龙型经济之首,为全省十大龙型经济之一。市场和龙头企业的形成又带动了林果基地的发展,振兴了地方经济,促进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据统计,1997年项目区林业总产值为39亿元,是1978年的26倍,1997年人均收人为2548元,是1978年的15倍。承德市立足本地实际,实施林业战略,把林业工程建设作为农村经济发展的突破口,目前,全市人均拥右8亩林地、半亩果树的资产,相当于人均“绿色银行”存款3000元。人均林业年收入达到500元。张家口市有15万多户农民靠林果业人均收入达到500~1000元,有5万多户靠林果生产人均收入超千元。怀来、涿鹿两县林果业产值已占农业总产值的50%以上;唐山市有400个村依靠林果收入奔小康;承德市滦平县有30%的乡镇企业是靠林果资源发展起来的。

       5.沙产业是21世纪的新兴产业前景广阔

       在人类历史上,钱学森同志认为出现六次产业革命。第一次产业革命是农业、牧业的出现,即在1万年以前的原始社会;第二次产业革命是商品生产的出现,大约在3000年前的奴隶社会;第三次产业革命是大工厂的出现,发生在18世纪末的英国;第四次产业革命是全国性以至跨国、世界性的生产体系建立,即19世纪末20世纪初;第五次产业革命是“新的技术革命”,核心是信息技术;第六次产业革命是农业型的知识密集产业一农产业、林产业、草产业、海产业和沙产业。这是21世纪的新兴产业。

       农业产业在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最早,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史,至今的产业已达到成千上万种,国民经济在产业分类中,只能划分一、二、三种产业类型。但是“沙产业”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体系,还是1984年钱学森同志提出的。所以,人们感到很新鲜,就“沙产业”一词,专家们提出很多解释和概念上的研讨,其实沙产业不是1984年才出现,它是随着农业的产生而产生,又随农业、林业的发展而发展。由于沙区的自然条件差,经济落后、人烟稀少,因此,相对比起农、林、牧、渔等农业型的产业发展迟缓。随着人类科学技术发展,经济、社会的进步;对沙区各种资源和自然条件有了认识上的飞跃,改造利用自然能力的增强,在20世纪末期,钱老提出农业型的知识密集型产业一“沙产业”,这就是沙产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飞跃,列入第六次产业革命。

       近年来,党和政府加大了防沙治沙,兴办沙产业的力度。经过50多年的生产实践,找出了发展沙产业的路子,即由单一生态型向生态经济型转变,由生态经济型逐步向知识密集型发展。“革命就是事物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飞跃”。沙产业的发展是沙区人民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一场产业革命。道路是曲折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困难也不会少。但是只要我们有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遵循自然与经济规律,按科学办事,21世纪在中国沙区实现知识密集型的沙产业是完全可能,意义重大,前景广阔,“农业的未来在沙区”。

参考文献

    [1]朱俊凤.三北防护林地区自然资源与综合农业区划,中国林业出版社,1985

    [2]朱俊凤,朱震达,中国沙漠化防治.中国林业出版社,1999

    [3]刘恕.钱学森论第六次产业革命通信集.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1

    [4]刘恕,步人实践的沙产业.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8

    [5]苏东水,产业经济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6]三北防护林建设局.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建设20周年座谈会资料汇编.1998

    [7]张嘉宾,系统林学.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

    [8]肖生春,中国沙漠.科学出版社,.2003(1)

    [9]吴正科.黑水国古城(M).甘肃人民出版社,1999

    [10]彭德福.中国西部地区生态环境建设研究.海洋出版社,200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对沙产业理论问题的几点思考